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桜吹雪

 
 
 

日志

 
 

【東京タワ】 东京塔 影评 下  

2009-03-11 20:01:15|  分类: ドラマ日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岁抱着画画的简单梦想来到东京, 
二十二岁生活举步维艰,愿望变成能够饱餐一顿, 
二十五岁负担起和老妈一同的家庭生活,愿望是妈妈可以健康。 
一路走到今天,梦想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改变着,或者说,回归着。 
“家庭应该是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下,费尽时间和精力去营造的东西。” 

五月的时候,有一个人对我说: 
要建造一个幸福的家庭,其实是比任何事情都困难的。 

亲情是一种奇怪的本能,让人软弱,却又让人坚强。 

真奈美只是看着小雅妈妈,脸上就已经藏不住寂寞。 

放下相机的瞬间,一闪而过的和服,呆呆的站在神乐坂的石板路上,空荡荡。 

老爸唱着和小雅一样的歌,坐在酒吧里,还是拿着烟。 

为了妈妈的病体,小雅夜不能寐,无暇他顾,焦虑,憔悴,几乎快吵起来了,就是为了劝妈妈做手术。 

“我会成为那孩子的麻烦。” 
“妈妈不在了,才是我的大麻烦。” 
泪流满面。 

说出口,好难,谁也不会轻易说。 
直面软弱变成了坚强。 

“我回来了!”,踏实落地,在另一个社会给不了的空间里,释放,振作,加满燃料,自信面对一切。 

想去,想在一起。 

不在一起也可以心意相通。 
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做,也力量百倍。 
更何况互相鼓励着,什么也可以过去。 

癌症无所畏惧,只要妈妈和小雅在一起, 

妈妈不再害怕不能对小雅说话,小雅则准备够承受任何结果。 

回去小樽的家,哪怕是不能度过经营困难的时期,妈妈的身影也不会那么疲惫。 
熟悉的街道上,刚刚和抵押的人低头道歉的妈妈,拿着真奈美的苹果时释然笑了,晃着手让真奈美快点进屋。 
小樽的天空,清冷但温和。 

永远叼着烟的老爸,不着家的老爸,在外面有女人的老爸,黑社会一样的老爸,还是来了,一直都是。 
给小雅带了礼物,鼓励小雅去东京,看望住院的妈妈。 
关键的时候,老爸都会出现,用他自己的步调。 

早晨,妈妈在医院的小超市里拉着老爸买这买那,好像蹦着跳着一样把篮子塞得满满。两个人都在笑。 
小雅,会慢慢懂得老爸老妈的软弱与坚强。 

联络“讨厌”的爸爸,费尽周折终于劝妈妈住院,咨询病情,拜托医生……就是被生活一点点磨砺着长大。 
“请一定关照。”低头行礼的小雅,很帅气。 
幸福是要承担的。 

“大家都一样,和家人的关系总是觉得难处吧。 

有时候可以撒娇,有时候又相互赌气,总是任性而为。 

但是,人脆弱的时候还是需要家人的吧。 

只要看见家人的脸就会觉得安心了, 

只要有了这个就会得到满分100分。” 

一家三口在病房里,相聚,无语。 
镜中的东京塔,在夜空发出绚丽的红色。 

什么是自由, 
隐隐的,羁绊。 
~~~~~~~~~~~~~第八话end 
东京塔 影评 下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说着未来,其实关于现在。 

转眼1998年,小雅27岁。 
在鸣泽的办公室里交稿,看着来实习参观的大学生,西装笔挺,认真记录,小雅和鸣泽不由发出感叹。 
人对时间其实很敏感。 

小雅给周刊供稿插图的主题是未来: 
大大的红色“未来”里,身着宇航服的人坐在飞车里停落在前方,背后是黄色月亮照耀下的都市。 

画面丰满有趣,充满想象。 

想象下,未来。 
1989年的未来是大学,梦想,那些遥远的东西。 
1998年,瞬间快到世纪末,未来,变成了现在, 
是能不能和你们在一起的现在。 

东京塔的风景,可以一起欣赏的人,在身边,在现在。 

五月的时候,有个人对我说: 
谁都会为了寻找未来而踏上旅途, 
最终却回到出生的地方。 

妈妈年轻时候的未来已经是现在的过去, 
想都未曾想过未来就和爸爸结了婚, 
不考虑未来多苦,一直抚养小雅长大。 
妈妈懂得现在。 

女子某种程度上比男人坚强,隐忍着,默默承受。 
真奈美没有给小雅添麻烦,对身边的人也总是微笑着摇摇头说,没有什么,过得很好。 
每日每日的辛勤工作,为了家乡的旅店,为了妈妈。 

一边长大一边了解, 
未来不是只有希望一个面孔, 
“未来”二字, 
未知,也未来。 
在无限的不确定中,未来将来。 

人要选择,选择拥有或是放弃,选择放手或是经营。 

真奈美选择了家乡,选择了和母亲一起。 
就像选择接妈妈来到东京一起生活的小雅一样。 
坚强的,做出了这个决定,比留在东京打拼更加不易的决定。 
这是真奈美选择的选择,一脚踏进了自己的未来。 

“一起看见东京塔熄灯瞬间的两个人,一定会幸福。” 

初到东京的那年, 

在巴士上,小雅把脸贴在车窗上,瞪大了眼睛由衷赞叹的东京塔,依然每夜矗立。 
而身后的那个同样高兴并举起相机的女孩子已经起身离席。 

接下来呢,还有谁会离开? 

时间流逝,珍惜眼前人。 
~~~~~~~~~~~~~第九话end 
“也许有一天,不管几年,还是几十年, 
你会非常想念这腌菜的味道。” 

可是从雨夜的梦中醒来,总是莫名的觉得心无处停靠,开始恐惧。 
恐惧时间的流逝,恐惧有一天房间空了,心也空了。 

小时候为了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哭得伤心极了,被人嘲笑。 
未曾改变过。 

小雅清晰记得, 
惊醒的夜里, 
妈妈“果然”消失,不在旁边的被窝, 
于是开着门,看见妈妈才能安心的睡去。 

为什么我惊醒的夜里也总是会发现妈妈不在身旁。 
或者是恶梦哭醒,死死抱住妈妈。 
这些孩子到底睡着了没有。 

知道妈妈做的梦么? 
长大以后,妈妈告诉我经常梦见我只有两岁,刚刚还抱在手里, 
可是转眼就把我弄丢了。 
妈妈也一样。 
  
中川雅也的描述: 
某时某刻真切要来的事情。 
清清楚楚将要来临的恐怖。 
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事情。 
我感到它携着现实的味道,真切地逼近而来。无论如何否认它,无论如何相信奇迹的存在,却仍可见,巨大的命运飓风从平原的那一侧缓步逼近而来。 

我们都知道,迟早,某一日即将来临。无论怎样逃避,也躲不开那一日。父母不可能陪着我们终老,于是终将有一日,他们会先我们离去。 
这是我们恐惧的事情。 
是从小开始袭来的让我感到最不安的情绪, 
光是想像一下黑暗就从头笼罩下来, 
在耳边挥散不去, 
不知道哪天就会成为现实。 
巨大的命运旋风, 
我最害怕的是它强大的势力, 
我感到它不断向我逼近, 
不停旋转,不停旋转。 

敏感的孩子。 
即便如此,时间也不会爱你多些, 

不会赦免你长大,不会赦免谁离开。 

记忆开始清晰, 
剩下的每一天, 
都清楚的记得。 
把日期写在书中, 
字幕打在电视剧的右下角。 
努力刻下每一天,和妈妈在一起的最后。 

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住院前,妈妈再看一眼外面的世界。 
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我再看一眼妈妈。 

和往常一样的生病,住院, 
可是,为什么觉得有些不一样? 
人行横道上,跑过去牵起妈妈的手,心变的柔弱而悲伤。 

第六话的时候,手冢先生说过自己的故事: 
我听说妈妈病危的时候, 
一直在外面游荡, 
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肯定不会死的。 

小雅: 
结果呢? 

手冢: 
都已经病危了,当然会死了。 

抱着希望,也不能阻止命运不容分辩的扑面压来。 
人类,悲伤着。 

不想看, 
小雅硬起心肠一次次的拜托医生化疗。 

一个阶段一个阶段, 
为了生存下来要忍受比病痛更加严酷的痛苦考验。 

妈妈,我爱你, 
是该选择放弃你,就可以不受这痛苦,度过稍微平静的最后时光, 
还是为了那百分之一的希望,让你受尽折磨。 

妈妈在小木柜里放了一个盒子, 
“妈妈死了以后再打开” 
盒子,拿在手上了, 
始终未能打开, 
不敢开,不想开,希望这一次不用打开。 

但是终于, 
“不治了。” 

化疗停止。 
浸润性进行性胃癌晚期。 
  
受尽折磨的第十话,看不下去, 
而的最终话,应该可以释然点开,总要来。 
  
再恐惧,它也要来, 
那就迎着它走过去。 

曾经有些小小得意的告诉妈妈, 
东京塔,下次带你去吧。 
いつか? 
~~~~~~~~~~~~~第十话end   
最终话 
妈妈,小雅没有问题的。 
虽然他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摔跟斗,是一个没有用的家伙, 
但即使是绕了远路,他也总能够一点点领悟到什么的,至今为止是这样的,以后也一定会。 

…… 

上午十点三十分妈妈去世。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唯一的家人,为了我而生活的人, 
我的妈妈, 
妈妈,死了。 

那天,东京的天空,湛蓝色,一望无际,万里无云。 
从赤羽桥的十字路口望去,鲜红的东京塔直指天际。 

…… 

今天的东京和往常一样, 
人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充斥了整个城市。 
每个人看起来都似乎是独自一个人出生, 
独自一个人走过人生之路, 
但是,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人, 
有着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事情, 
还有,自己的妈妈。 
每个人,都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候, 
体会到,或者已经体会过,和我一样的悲伤。 
一直以来,只被我看作是街边一道风景的人, 
此刻都变得清晰而巨大。 
每个人都很了不起啊,都在努力着哪。 
妈妈,虽然已经过了几年了,可是我仍然觉得寂寞, 
怎么说呢,总是想起妈妈的身影, 
再多和妈妈说说话就好了, 
再多吃些妈妈的菜就好了, 
再多让妈妈去旅游就好了, 
现在总是觉得后悔,忍不住想哭呢。 
明明都是很容易做到的,为什么就没有做呢? 
妈妈,你每一天都过快乐么? 
我还是老样子啊, 
工作嘛稍微好了一~点点,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也没有结婚, 
过着让妈妈担心的生活呢。 

但是妈妈, 
我还会在这里继续努力的,看着吧。 

一直以来, 
麻烦了, 
还有…… 

谢谢。 

我一直把养育我长大的妈妈,当作是我的骄傲。 

妈,好高啊。 
妈,今天天气很好噢,真不错啊。 

~~~~~~~~~~~~~第十话end 
东京塔 影评 下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东京怎么样? 
嗯,闪闪发光的! 

妈妈,来东京吧。 来东京一起住吧! 

即使妈妈不牵你的手, 你也可以一个人走了。 

东京记录了所有人的希望与失望, 
然而, 
东京塔依旧, 
变的不是东京, 
是我们。 


那就没有办法说话了, 
没有办法和小雅在电话里说话怎么行呢? 

这就是东京塔里的妈妈。 
一个普通的日本女人。 

【东京塔,我和妈妈,有时还有爸爸】 
这个故事讲的是来到东京,失去了归宿的我, 
和曾经同样来到东京,被排斥而回到故乡的父亲, 
还有被带来东京,无法回归而在东京塔下栖身的母亲。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f32f70100bnax.html 
每到春天,东京就会像吸尘器的马达,将日本各地的年轻人吸引至此。 
你总觉得踏入东京寸土的那刻,生命里便俨然注入了新鲜血液。你甚至在高耸林立的建筑群间的罅隙里仰望东京塔的时候,仿佛看见了你梦寐以求的崭新自我。 
你在塔下握住话筒,那端的妈妈问,小雅,东京是怎样的。 
你稚气的脸色掩饰不住的喜悦,说,东京,是闪闪发亮的。 
那个时候的你,终于实现了你的都市梦。你来到了你的梦里,想要把它作为你的起点。 
临行之前你的父亲对你说,如果爱东京,就把东京变成自己的天下吧。让它成为你的归宿。于是,你也理所当然地踏上了这条你曾经所以为的霓虹闪烁永无黑夜的归程路。 

镜头一闪而过。岁月呼啸穿梭。并不宽大的手掌,然而在时间的流速面前,指缝却总是彰显得格外宽绰。 
你的梦想尚未开花,便在恍惚间凋零入土。昙花可以拥有怒放一时的热烈。而你的梦想,从含苞到凋零也不过一瞬间。 
如果说时间和环境是你无法掌控的外界因素,那你怎么还不早些收敛着你那颗天真尚在成熟未满的心。直到你再也认不清自己那天,最华美的青春已经接近腐朽。 

从你带着浅薄的梦想来到东京却对一切未卜的那一刻起。从你盲目追风狂飙都市潮流的时候起。从你日渐偏离梦想的重心滑向一夜暴富的侥幸心理时候起。从你放弃学业整日沉迷于尼古丁缭绕的烟雾以及麻将牌在手指尖游走的时候起。 

年过半百的母亲依然在为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昼夜不歇日夜奔波。而你却对她说出你要放弃学业的打算。理由很简单,你说你既没才能又没耐心,你一事无成。 
才能和耐心是与生俱来的么?难道你的母亲生来就是要在一座不起眼的小镇上每日分秒不歇做六份工作的劳苦命么?难道她生来就有这份耐心为了你而甘愿经受所有磨难么? 
你在逃避什么?不过只是想逃避你没有责任感的现实罢了。堂堂七尺男儿,却依然无法顶天立地。谁都可能会有穷困潦倒的时候,然而你不仅物质匮乏,更为甚者你于心已经做不到无愧天地。 
你听得见母亲对你说的话么? 
小雅,你不能被东京吞没。你一定要战胜东京。那才是男人。 
她的眼睛里闪着坚毅且矍铄的光芒,让你无法抗拒更无法正视。那一双瞳孔里所透射出来的勇气和无往不利的势头让我在刹那间为之震撼。 
母亲手上有做不完的粗活,却依然要忍受尚未痊愈的腿伤蹒跚着步伐一路颠簸来东京照顾因小病晕厥的你。即使这样,她却从来都不觉得辛苦。而此刻的你又有什么理由退缩。于情于理,于天于地,于徳于法,都为你找不到任何托辞。 

“小雅,妈妈来东京之后真是大吃一惊。车多,人多,楼那么高。但是最惊讶的,是巨大的招牌。小雅之前不是说过么,东京,是闪闪发光的。如果小雅的画,什么时候也能像那样就好了。”母亲饱经沧桑的脸上挂着轻松的笑意,那种笑,是只有做母亲的人在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才会拥有的特写。深邃的目光自始至终通向远方,仿佛她已经看到了小雅光鲜的未来。 

浅薄的梦想承担不起现实的残酷。那个能够被称作归宿的地方,不仅仅是一个外表光鲜诱人的城市,而是一片你在你经历风雨之后最终能够屹立于此运筹帷幄施展才华的境地。 
何处是归程。 
那个遥不可及的终点,对于那些怀有随波逐流的心念的人,是永远都无法抵达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