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桜吹雪

 
 
 

日志

 
 

【東京タワ】 东京塔 影评 上  

2009-03-11 19:26:55|  分类: ドラマ日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不过从今以后才是真正的麻烦。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我们看见的东西 究竟是怎样一种风景啊 为了应付自己的事 和摆在眼前的问题 竭尽了全力 没有实质的生活 但是要相信今后的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无论你多么的孝顺父母 都会后悔有没能做到的地方 如果能做到面面俱到就好了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东京也好 乡下也好 不管在哪里都一样 归根到底和谁在一起才是关键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他注视着它边说 好孤独啊 他说在这空虚的都市里 一天到晚忙个不停的我们 也会憧憬这份孤独的美丽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他说要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 其实比任何事情都要困难 

五月的时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 谁都会为了寻找未来踏上旅途 可最终还是会回到出生的地方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507736126 
Tokyo Tower 妈妈 我 有时还有爸爸 
  
那天,我们会站在世界的中心。 

那天,我们站在世界的中心了, 
谁在身旁? 
那年的我,组成成分是什么? 
梦想:自立,画画,站在东京塔上,绝对不会像老爸一样的回来混日子。 
厌倦:温柔得让我尴尬的老妈,不能长大的日子,那群整天很开心没有抱负的乡亲,日复一日的山水夕阳。 
未知:我被吸引着。 
也许还有一点点不舍。 

妈妈的腌菜很好吃,每天都做得一样美味,只是18年了,我有些腻了。 
我记得和妈妈住进这间老屋的第一天,紧紧握着妈妈的手,只是18年了,它不再令我害怕了。 
我的房间里画满了有趣的画,这是我的房间,我的画,我主宰,只是18年了,它装不下我的画了。 
牵着妈妈的手在桥上看夕阳,温暖而柔和的红色,让人安心,只是18年了,它还是那个样子。 

一切都很好,好得我害怕自己快烂掉,像老屋,像流连酒馆的大叔,还有日子再苦也不抱怨的老妈。 

妈妈是一颗庇荫的大树,微笑着揽住宝贝,宝贝躲在她温暖芳香宽大的裙摆下,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想着如果妈妈离开了怎么办,不禁眼泪汪汪。 
时间流逝,平淡的生活,平静的长大,宝贝的目光却渐渐的望向了远方——令人莫名心动的未知世界。挣脱的心情,天高地远的外面在无声的召唤。 
妈妈,我出去看看。 
不是真的烦老妈,18岁的孩子有股强烈的想证明自己长大的心情,想独当一面,想拥有照顾亲人的能力。 
而亲人的关照却让孩子觉得自己没用,纯真简单的孩子只会一种方法处理,那就是逆反,挣脱。 

姨妈说:你到东京想做什么?找青鸟吗?是啊,这种年纪是会梦想那些外表华丽没有内涵的东西,然后为了为了想抓住这些东西就离家出走,结果大多数的人什么也没有抓住就回来了。 
父亲说:男人是要出门闯闯。形形色色的人,来自各个国家,怀抱各种想法,东京的话,有更多不同的人。应该去看看……既然要去,就要把东京变成自己的地盘。 
父亲的眼神比他说的话还要深刻的不知看着什么。 
老妈还是跑来送站了,头疼阿……她硬塞进来一个包裹,还跟在发动的车后面,老土的又跑又嚷嚷。 
打开包裹的那一瞬间,饭团,腌菜,文具,闹钟,还有信……眼泪流出来。 

家乡的那些朋友前野,呆子会变成什么样? 
我们已经在人生的岔路上挥手再见了。 
而在东京的车上,新的相遇已经开始。 
离妈妈越来越远,是否代表离梦想越来越近? 

登上那辆广告喷漆斑驳的客车时,一切已经改变,无法回头。 
载着一颗年轻得只懂得跳动的心,轰轰隆隆的一路向山外开去。 

一路上兴奋,害怕,巨大而又若隐若现的希望。 
我一定能抓住它,这么想着。 

撒开妈妈的手,走出树荫,走向烈日。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生命循环往复上演同样的情节。 

而妈妈在背后默默守望,手一如原来牵着我时的那般姿态。 
妈妈当然懂得。 
孩子的一切,大人看的真切明白。 
谁不是这样过来? 
包容、支持、以及生命。 
这是孩子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明白的。 

温柔坚强的妈妈是一堵墙,这堵墙对本来就多愁善感的孩子来说更是高大。 
越过她,我们站起来的时候,风景是怎样的? 

未知的将来,新的相遇,没有解决的伤痛和牵挂…… 
当决定自立的时候,这些便一股脑儿的迎面扑来把你拉下生活,从此去往哪里也未可知。 

东京怎么样? 
闪闪发光。 
~~~~~~~~~~~~~第一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上高中的时候,某个下午,老师让我们放下了书本。 
用一下午的时间和我们聊天。这在其他班级想都不敢想。 
她问我们的理想是什么,为什么要考大学,有什么打算。 
然后告诉我们无论想做什么,必须明白,高考是一种手段,进入好的学校深造的手段,而进入好的学校深造更是以后漫长的人生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大学不像中学,没有人严格的约束你,需要自己面对的事情会忽然多起来,此时千万不要忘了路不会停止,依然要更加努力的走下去。 
她看过太多的人拼命的念书仿佛只是为了高考,进入了大学以后就不知所谓,荒废了自己。 
在喘不过气更不能思考的应试教育里,在人人为了进大学拼命向前冲头也不敢回的时代里,这是一位很勇敢的老师。 

小雅很快就被卷走了。 
异乡人的压力,学业的压力,经济的压力,独自生活的压力……兜面而来。 
在意自己穿什么用什么行为如何,在意同学们早就说着一口东京话打成一片,大家比自己经过更加专业的训练,连逛街买东西的样子都很有型成熟……这些心理适应问题没有解决好,本来应该放在第一位的学业变成了需要匆忙应付的事情,老师看完他的期末展览作品说了一句话,更加刺激到脆弱敏感的神经:你有要传达给别人感受的意愿吗? 
小雅来了东京在做些什么?把自己伪装成东京人,学业得过且过不行就放弃,反正不能回去丢人现眼所以在东京待着,没有经济能力却有着强烈的独立欲望,于是发梦的去投机,和邻居在一起整天呆着以期寻求暂时的归属感…… 
年轻人抱着浅薄的梦想来到轰隆隆的大东京,撞了下墙,就头晕脑胀不知如何是好,便随波逐流了。已经在眼前的梦想突然变得稀薄,变得可笑。起点轻易的变成了终点。 

小雅, 你不能被东京吞没, 你一定要战胜东京, 那才是男人。 
小雅, 不要迷失在东京的浮华里。 要把东京变成自己的地方。 

“我想要自由。”
“自由啊,自由也是要做好计划的啊。”
小雅的爸爸当初就是。大学没毕业就退学了,他想要自由。可是自由的结果呢。
当他说出这番画的时候就是在隐射他自己吧。

东京塔在我的想象中, 一直都是灰蓝色的。 
原来, 东京塔在白天是红色的。 刺眼的红, 却有一种矫情的美, 就跟这个城市一样, 美得有点不实在。 
因为这样, 在东京的人, 就得脚踏实地努力。 去平衡那份不真实的浮华, 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 才能与东京拥抱。 

当初在家乡信誓旦旦的说法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困难”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长辈口中的“克服”具体如何做。 

异乡人要有异乡人的自信,这才是真正的强大;一山更比一山高,自己合适不合适学习艺术,还得继续努力下去才知道;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留着臭汗打工挣来的一点小钱才是正道;仿佛和他一样的邻居们都比他成熟,努力的自立生活着。 

现在的他当然不会想到。 

人生不是上天随便安排的一场游戏,而是精心为你的弱点设计的一次伟大的经历。 
越年轻犯错越好。 

总有一天他会觉得眼前的日子其实也没有白过,只要越过去,就会成长很多很多。 
那时候会笑着想起和手冢先生偷豆芽的日子。 
那时候会珍惜自己努力过所得来的一切。 
那时候青鸟就在身边。 
~~~~~~~~~~~~~第二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大学四年梦一样的晃过来, 
只有自己知道毕业证书的含金量是多少。 
但是亲人永远不会介怀, 
妈妈依然很开心地抱着毕业证, 
乡亲们都说这孩子一定会有出息。 
然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身在此山的小雅是不能预估的。 
甚至 
没有什么信心。 

从小就长不大的孩子, 
永远都会比别人晚一步。 
不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自然的接受改变的发生, 
包括成长,包括爱情。 
尽管选择了改变生活轨迹的人是自己,但那是因为执着于一个儿时的梦想,想在生活和自我被社会改变之前能够找到继续下去的方法。 

所以只能看着喜欢的女孩子的背影毕业, 
所以选择继续闲晃下去, 
因为还有100%的理想。 
不是自己所满意的就不愿去将就,不会改变自己向社会低头。 

有人称之为大学生的眼高手低,或者独生子的娇生惯养。 
谁人能了解这种心情。 
这于别人来说是不存在的痛苦,或者在平常的生活中一点一点地化解着:接受所有现实,按照家长安排好的路子走下去,过着一路都按照社会标准走下去的标准化人生,或者在接受之余发发牢骚喝喝闷酒即可。 所以他们也许根本不曾觉得不能承受,自然而然的享受一切合理的发生。 
而不能长大的人,逃避到最后就会一口气吃下这痛苦 
,要经历更严酷的历练才能继续走平常人不用费力就可以继续的旅程。 
这样的人在改变和执着之中如果找到平衡点的话,是会有了不起的人生。 
如果不能的话,只是一个失败的逃避者,徒然在地狱中反复直到炼尽生命而已。 

不管多艰苦,都要遵守的一条线。 

说出这样的话,手冢先生也一定有着了不起的人生。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暂时的推迟。 

因为年轻,所以还有时间可以期待,可以经历,可以等待时机成长, 
而身边的亲人…… 
这是年轻人在失去他们之前意识不到的, 
总有不再有人陪伴的那一天。 

于是突然的离去成了他们成长的契机之一。 

那个臭脾气的外婆,和小雅,在生活中的点滴画面,泛着黄,好像每天都在美丽的夕阳中度过,外婆的田螺,外婆给的昭和33年10元硬币 
,外婆的小推车…… 
那年紫色的牵牛花在路边散发着淡淡香气。 

小雅倔强的挺着。 
不妥协那些什么也不动的公司,不借助爸爸的社会关系,不向妈妈要钱。 
干挺着。 
可爱的傻瓜。 
虽然片子用了诙谐的方法去说最初那段岁月,的确,一开始年轻人还是可能把生活不下去当作笑谈,但是情况越来越糟,如果生命终止于今天的话人们会用最不济最同情的话语去形容这个暴尸路边的可怜家伙。 
但是死比活容易。 
越过那一条线,轻易的,小雅什么也不剩,经济和精神。 
东京塔下,当昔日同学为了出于本能忍不住施舍小雅而抱歉时,收回这侮辱的钱的一瞬间,小雅一把抢过了那钱。 
最低。 
在世间的标准和自己的标准里,最低。 

什么都没有了,还有家。 
拿着母亲寄来的车票, 
回家。 

自己是来逃避的,也许一辈子也就这样在家乡了。 
选择一种安逸的方式在这里带着回忆生活下去,做一个曾经有故事的寻常人——和爸爸一样。 

自己不再羞于面对甚至有意忽略家人了, 
因为外婆行将离开。 
亲人不在乎你赚了多少,光宗耀祖了没。 
热闹都是给别人看的。 
一个老人的几十年人生浓缩成传于后人的精华: 
“小雅,你怎么样?是不是一直都在努力呢?” 
和一盒存了几十年的硬币。 

面对逝去的亲人的生命,对自己充满无私的爱的生命,又有什么借口足够大到让自己逃避。 
对于一个一直在亲人的温暖支持下走到今天的人来说,形成了一股力量,让自己从人生低谷开始向上不畏艰苦的爬上去,痛苦的生活不能,清新的爱情也不能, 
医院里让人泪流满面的那一段——形成这股力量。 

生活没有文本,亦没有真相,各自寻找力量。   
~~~~~~~~~~~~~第三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我说不清楚的话 
小雅用独白说了: 
外婆死了, 
我还没有能够为她做什么, 
外婆就死了。 

说悲伤, 
倒不如说是后悔…… 
再见?后悔? 
都不是。 
这是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难以表达。 

坚持兼职,继续画画,还了钱,愉快地参加同学聚会,可以请喜欢的女孩子吃拉面…… 

明朗了, 
东京的天空和小雅的人生。 

比融入社会更难的是坚持自信。 
诺大的城市,忙忙碌碌的人们,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小雅的画有很强烈的风格, 
永远长不大的那个小雅,温柔的快乐的那个小孩子就躲在自己的画中。 
但是小雅没有自信。 
妄自菲薄,参考所谓成熟的作品,追求所谓标准的风格,寻找所谓正确的答案。 
开始走弯路。 
看着自己模仿出来的作品说着:搞定。 
心中还是有摇摆的吧。 

鸣泽: 
“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有的。 
有时也想去画画生活,可是已经没有勇气和热情了。” 

鸣泽的目光停留在小雅的画上。 
“什么都是半途而废。我真是个平凡人,平凡得我都烦自己。” 

做什么,都要努力,年轻人都在寻找现实和理想的平衡点,既不能妄自菲薄又要面对令人失望的现实。 
大家都是依靠自己在生活。 
所以请骄傲下去。 
尤其是还在为梦想奋斗的人。 

有这种朋友,东京的钢筋水泥也让人觉得不那么冷酷。 

电视剧 小说什么的可以把成长的过程说得很简单,可以把很多巧合放在一起。可以加快故事的节奏。 
然而现实的弯路漫漫且崎岖。 

逐渐开始步入正轨的事业和生活, 
和妈妈逐渐逝去的生命。 

小雅的插画发表。 

在编辑终于微笑认可的时候, 
在女友说:是你的风格 的时候, 
观众都没有看见那幅插画。 

只有当妈妈看到的时候,观众才看到那幅画。 

病痛死亡什么的完全不记得了的妈妈, 
翻着杂志,喜极地和周围不认识的人分享: 
“这是我儿子的画,这是全国发表的杂志阿,我的儿子小雅阿……” 

女性杂志的一角,小小的插图,插画/中川雅也 

以自己为骄傲的理由, 
是妈妈正以我为傲。 

东京塔, 
世界的中心, 
没有妈妈,我站在上面能看见什么风景。 
~~~~~~~~~~~~~第四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全面开始的新生活。 
人生就是起落起落再起落, 
没有终点没有结局没有真相, 
不停经历体会。 

低头做事对于小雅已经没有困难了, 
被催缴原稿的每一天都是充实的。 
鸣泽开始变得忙碌。 
真奈美发表了第一幅写真。 
妈妈熬过了一关。 
生命中重要的伙伴在东京塔熄灯前赤诚相见,轻轻将手搭上的瞬间,不安淡去散开,心里坚定明朗了许多。 

我猜这一定是小雅永远铭记的时代,不仅拥有现在,还有未来。 

还有和妈妈一生中唯一一次的旅行, 
因为唯一,所以珍惜。 
尽管小雅说: 
不管你多么孝顺总还是后悔有地方没有做到。 

竭尽全力了—— 
室内人造的海浪, 
日本人表演的草裙舞; 
“夏威夷”度假中心, 
这是24岁的小雅能够带妈妈去的地方。 

睡觉前, 
作为大人的小雅提议妈妈和爸爸从头再来好好过。 

睡觉前, 
妈妈听见小雅为自己的未来开始打算。 
她默默地看着小雅的侧面: 
弹指一挥的瞬间,眼睛亮亮温柔腼腆的小毛头不知不觉不见了, 
眼前是男子汉的侧面轮廓。 
需要我的那个孩子去了哪儿? 
而眼前的年轻人,真的可以开始分担人生了。 
一霎那身体空了一下。 
脱口说出了埋在心里很多年的话…… 

睡觉前, 
那个“小雅~~~小雅~~~”的大声叫着的老妈, 
那个带着小雅独自生活始终微笑的老妈, 
那个做手术前还在和人打牌的老妈, 
那个刚刚在晚会上尽兴舞动花裙子的老妈, 
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爸爸早就有其他的女人了。” 
廿多年时光的落寂褪去掩饰的外衣, 
倏的爬上脸庞。 

叹口气,生活就这么一路而来。 
轻重一瞬间。 

大人不是生来坚强,生活还有背面。 
小雅还在体会浓缩了多少辛苦的二十年, 
然而时光荏苒,万事无力,轻轻一碰,便落地成灰。 

妈妈又元气恢复, 
“今天真好,妈妈一生都不会忘记。” 

唯一的一次旅行, 
在夏威夷度假中心, 
认真且珍贵, 
缺憾而完美。 

背影这种东西, 
没有语言,没有表情, 
却让从背后看去的人瞬间蔓延出万千感慨, 
无法辨识的同这背影交织在一起,自动存档为只读文件,牢牢钻在心里某处。 
一瞬即永远。 
做影象的,写字的,永远不能完整准确地复原再现。 
工具在情感面前只有无力。 

89年是妈妈追着车送我上学看见的背影。 
现在是我看着妈妈即将回乡的背影。 

故乡是什么? 
亲人不复, 
田宅不存, 
故乡到底是什么呢? 

“真是的!老妈又不是生来就是老的!” 
时间狡猾的将我们麻醉后肇事逃逸, 
我们对转瞬即逝的过去束手无策, 
只能问还有多久? 
和妈妈在一起到底还有多久? 

妈妈的保护让小雅的眼神自由,清澈,温柔。 
所以小雅不会忘记相互依靠的时光, 
不会忘记曾经 小小的自己胸有成竹的说: 
我会和老妈一直在一起的。 

柔弱的小雅长大了, 
信守诺言, 
十年前妈妈带着我, 
十年后我带着妈妈。 

一起生活, 
在东京。 

~~~~~~~~~~~~~第五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老头子问完就叼着烟走了,一如既往。 

“妈妈真的可以住在这里么?……给你添麻烦了。” 
妈妈端坐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害怕这种生分。 

瓜熟蒂落,人们代代繁衍就是这样过来。 

六年。 
妈妈小雅各自生活的六年。 

一个在寂寞中默默衰老,一个在新生活里生机勃勃。 

抬头看蓝天下耀目的东京塔, 
快步在东京街头,跟在个头高高的小雅身后。 
一个腌菜罐,一个小木橱,一个包, 
寒酸妈妈带着她的全财产。 

开始两个人的新生活。 

然后是柴米油盐琐琐碎碎。 
马路上大喊大叫小雅的小名,给遥控器包上保鲜膜,补上时尚的手工裤洞,这个那个…… 
剧集拍得很可爱,一如小雅翘起来的头发。 
而生活习惯改变了,六年的距离,微微在小雅心中发生化学反应。 
让人烦躁的小事,一件又一件,家庭的,人际的,工作上的……生活太多的头绪,无时无刻不在累计的压力, 

身在其中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底什么才值得珍惜。 

对于鸣泽来说,到底什么重要,暗恋的女孩子,难得的工作机会,还是一直添麻烦的朋友,我要抓住哪一个? 
对于小雅来说,什么都在手边了,忙乱的生活要怎么处理?抓起的笔又放下,不满意的画一张张破坏。 

一直被忽略的距离,在日积月累中渐渐浮现, 
突然断裂。 

“你花的是谁的钱?” 
“这是谁的家?!” 
“还是回去算了。” 

任性的重话一句一句脱口而出。 
平常斗嘴的时候也同老妈说过“我要把你打包寄回老家”这样的话,没轻没重没心没肺。 
小雅,只有在妈妈面前才能这么无所顾忌的任性不是吗? 

让你这么自由的妈妈。 

可曾记得一起牵手路过的夕阳? 
可曾记得放手让你去飞的那天? 

妈妈的时钟停在小雅十八岁的那年。 
小雅在拼命的向前拨着自己的时钟。 

妈妈却在包着饭团。 
很多很多的饭团,走了以后让小雅还有的吃。 
这段时间给小雅添麻烦了。 

小雅和妈妈的关系,真奈美看得敏锐真切,手冢又有过来人的明白。 

真奈美: 
我喜欢小雅的什么呢?妈妈问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 
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很自由。一定因为有一个能够包容小雅一切的人,才让他这么自由吧。 
看见妈妈我终于明白了。 

手冢: 
故乡也许就应该是一直在远方。 
对你来说,妈妈还是在筑丰比较好吧? 
习惯了东京的生活之后,谁都会这么想。 
有时候会因为想见妈妈而回家,但是那种怀念的感觉就只有最初的十分钟。 

之后就会唠叨在做什么呀?什么时候结婚啊?想抱孙子拉……结果不到一天就跑回来。 
父母就是这样的呀,不在身边会觉得很寂寞,在身边又会觉得很烦…… 

我一直觉得手冢是那个在五月对小雅说了很多话的人。 

心情沮丧的一天。 
小雅满大街转到晚上才回来,空空的房间,只有一桌包好的饭团。 
妈妈不在。 
不过东西都在, 
腌菜罐,小木柜。 
穷酸妈妈的全财产。 

水槽下面的那个腌菜罐,是用来做腌菜的,小雅喜欢的腌菜; 
轻轻拉开那个经年老柜:小雅的录取通知,小雅的毕业证书,小雅设计的店招,小雅发表插图的剪贴簿: 

一张一张的贴好,记录,妈妈的笔迹…… 
小雅翻看着,指尖滑过这六年。 

妈妈一直追着我走的六年。 
妈妈的全财产,我在远方的六年。 

饭团包好后,妈妈出去转了一个晚上,还是回来了。 
“我一直在想是去横滨的早苗家还是去香苗家……不过妈妈除了小雅这,还真是无处可去了,有些难办。” 
妈妈一边揉腌菜一边说。 

“从今以后,这就是我和妈妈的家。” 

蹲在地上默默腌菜的妈妈,眼泪落下来。 

五月的时候,有人告诉我, 
东京也好,乡下也好,哪里也一样。 
结果,和谁在一起才是关键。 

~~~~~~~~~~~~~第六话end 
转 东京塔台词~影评 - 窗外 - lengyuefengzhu 的博客 

不管在哪里,操着什么样的语言,做着什么样的梦,干着什么样的工作,留着什么样的发式, 
心里总有柔软的地方,牵挂在别处,存留着温暖。 

因为这一点温暖,每一个漂泊的孩子,不自觉地被吸引到温暖的小雅妈妈身边, 
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大城市,在祈祷饭香梦甜的每一天,歇歇脚。 

这不是小雅妈妈的款待, 
对自己的孩子不需要用这个词。 

大家的妈妈。 

忽然想起《同一屋檐下》,每天早上,都有新牙刷都会一把一把的冒出来,重又回到这个家。 
大家都需要一个温暖的中心。 

妈妈被抢走的小雅觉得有点孤独, 
晚上出门买了只兔子(笑)。 
拽着德本给钉箱子。 
德本: 
干吗阿,做出一副寂寞的样子。 
多好啊,回家时可以说我回来了,又有热腾腾的饭菜。 
对我来说, 

十年前的事情了。 

关于寂寞,谁又比谁多,什么时候能停止。 
相互取暖。 

那一夜喝醉了,有种感觉在每个人心中都突然变得强烈。 
喝醉了的呆子回到东京的独居小屋,高高兴兴的推门而入,“我回来啦!”,屋子里并没有谁在那里; 
Leo站在堆满杂物的的走廊里,不用陪酒陪笑,用从来没有对别人使用过的语气告诉远在台湾的妈妈:我很好,我想你; 
真奈美的新作发表了,很大的一张照片,最想分享的妈妈却在一心烦恼着家庭经营的事,寄往家乡的信始终写了又划; 
德本悄悄的把奖金放在了窗口,屋里一个身影正取出老花镜戴上,那是十年未见的妈妈。 
鸣泽,忙碌着,冷漠着,透支生命中的一切,匆匆而过追寻着自己也不知道的价值。 
当他睁开眼睛时,已经过了deadline。 
但是窗外还有阳光照进来,身边还有小雅妈妈的咸菜和白粥。 

德本妈妈来了一封信: 
十年了,我一直在等。 
以后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吧。 
不论你在哪里,做什么。 
你是我的孩子。 

我们表面时尚坚强甚至有时尖锐焦躁, 
只是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对那份原始纯朴的温暖的渴望, 
青鸟就在眼前,然而不走过那段长而崎岖的路,无法看见。 

五月的时候,有人注视着东京塔对我说: 
好寂寞啊。 
在这空虚的都市里,一天到晚忙个不停的我们,也会憧憬这份孤独的美丽。 

妈妈买回来的筷子上,刻着一起吃饭的所有小家伙的名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第七话end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